Document

爷爷的军号

发布时间:2018-09-29 来源: 分享

徐州第三中学高一(9) 代言

爷爷有一把军号,一有空便从箱子里拿出来仔细地擦拭,有时,还莫名其妙地潸然泪流。

爸爸说过,爷爷曾经是一名军人,一个号兵。

爷爷从没给我讲过他的故事。有一次,几个小伙伴一起玩打仗,在巷子外的空地,我突然想起了爷爷的军号,便溜回家去,一看爷爷不在,从爷爷床头的小包里摸出一串钥匙,一个一个地试着,打开了箱子,取出军号,得意地吹起来。小伙伴们都羡慕我,我说:一毛钱,摸一下;五毛钱,吹一下。不一会口袋里有了十块多钱。我怕爷爷发现,玩了一会便偷偷地收回了箱子里。这钱就成了我的冰糕钱了。

爷爷回来并没有发现。我想这下好了,有了生财之道了。谁知第二天一放学,隔壁的小明来找我:小言,我还想吹一下军号,给你钱。我用眼瞪他,他还傻不拉几的,又说了一遍。正在房间里看书的爷爷听到了,大喊一声:“小言,过来,什么军号?”

小明抢着说:“小言的军号,还扎着红布。”

“什么?”一语未完,便听到“啪”书本掉在地上的声音。接着是开锁的声音,“啊,你——谁让你动的它!”一声吼叫,吓得我大哭。我知道大难临头。

爷爷一向沉默寡言,从心里我怕他那犀利的眼神,现在的神色像要吃人的老虎,要不是奶奶闻讯赶来,一顿胖揍是挨上了。爷爷举起的手被奶奶喝住,气得他直跺脚。奶奶把我领出去,把他一个人晾在家里。

奶奶告诉我说,以后千万别动他的箱子了,那里面的是他的命根子。我眼里噙着泪点头答应了。“走,回去跟爷爷道个歉就好了。”

门开着,爷爷坐在沙发上擦拭着军号,流着泪嘴里嘟囔着:“连长,对不起啊,小孩子不懂事,弄脏了军号,我替他请罪。”说着,竟然一巴掌打在自己脸上。我和奶奶都惊呆了,我哇地哭起来。

过了好几年,我上初二了。暑假里,爷爷破天荒地说:“孙子,爷爷带你去旅游。”“不去,作业没写完。”爷爷不依不饶地非得带我去,家里人不放心,爸爸只好请假,我们爷仨一道,去东北。

过了山海关,爷爷就开始躁动,看着窗外飞速而过的村庄,一会说该到张集了,一会又说柴瓦子了吧,到了锦州,我们下了火车。竟然有人来接我们,老远就喊“小代,小代”几个老爷爷高喝着,我爸还以为是叫他,爷爷说:“喊我的!”

我正纳闷,爷爷都八十多了,被人称呼“小代”,这帮老人家什么来路?

一呼啦,老爷爷们蹒跚着涌过来,把我爷爷抱在中间,“想你啊!”竟哭成了一团。我和爸爸在一旁不知所措,傻傻地看着。

不知是谁说:“小代,军号呢?带了吗?”

爷爷挣脱一堆胳膊的搂抱,说:“带了——儿子,打开箱子!”

“走,去陵园!”其中一个老爷爷一招手,跑过来一个军人,一个立正,标准的军礼:“首长!”

三辆军用吉普拉着我们一帮人来到了锦州烈士陵园。早有一队战士和几个军官等在那里。

一阵敬礼,握手,战士们搀扶着这帮老爷爷向高高的纪念塔走去。列队完毕。“小代,吹号!”

爷爷庄重地从箱子里取出军号,红绸子在风中飘起来,“嘟嘟嘟,嘟嘟嘟”号声响起,只听着一个声音响遏行云:“同志们,为了新中国,冲啊!”爷爷们尽管步履蹒跚,仍然宝刀不老,快步向前,冲出队伍;年轻的战士一马当先,像下山猛虎,锐不可当。只听号声雄壮,杀声震天。

我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,竟然忘记了按下照相机的快门,留下这惊天动地的画面。

只见爷爷前腿半蹲后腿蹬地,左手掐腰,红绸子在他的下巴忽闪,“嘟嘟嘟,嘟嘟嘟”的号声是那样嘹亮,那样雄壮,那样激越,仿佛千军万马,仿佛天降神兵,泰山压顶——

我拍下了爷爷的特写,又拍下了他们的背影。

后来,爷爷教会了我吹号,爷爷把军号送给了我。这把军号注定要成为我们的传家宝。

(本文获“传红色基因、共话新时代、放飞青春梦”主题教育征文一等奖)

编辑 芦宇


0

评论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