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ocument
网站首页 我是雷锋的战友和精神传人

我是雷锋的战友和精神传人

发布时间:2018-09-29 来源: 分享


我1956年应征入伍。1960年11月,作为工兵七团排长、沈阳军区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和先进基层干部代表,有幸与工兵十团优秀战士节约标兵雷锋,一同出席沈阳军区工程兵连队政治工作会议。会上,我作了学习毛主席著作体会的汇报,雷锋作了忆苦思甜报告,并双双被树为标兵。此后,我们又多次在一起开会、学习、作报告,结下了深厚情谊,成为亲密战友,并相约 “做党的忠实儿子,以优异成绩,到北京向党汇报,去见毛主席!”

1962年8月15日,雷锋同志不幸因公殉职,我痛失好友。上级安排我作为雷锋生前战友代表,参加军区举行的“公祭雷锋同志大会”。我在雷锋墓前暗暗立下誓言:活着就要像雷锋那样做人,一辈子学习宣传实践雷锋精神!

在离开雷锋的岁月里,我先后从东北调到西南,从国内转战到越南、老挝抗美战场8年,又从野战部队调到县人武部。不论走到哪里,我都始终不忘宣传和实践雷锋精神。

1986年6月,我50岁从工作岗位上退下来时,正值社会上出现一股“向钱看”的思潮。许多人都知道我原是溧水县委常委、人武部政委,还有一些战友担任部队和地方领导,又是雷锋生前战友,有一定影响,就竞相登门出高薪请我“出山”,当“经济顾问”,我都一一拒绝了。对此,有人说我“不识抬举”,是个“老古板”,也有人说我送上门的钱不要,是个“呆子”。

当我耳闻目睹社会上有些人崇尚“金钱万能”,公开宣称“雷锋精神已经过时”,甚至诋毁雷锋是“假典型”时,我心里便涌起一股强烈的责任感。我一定要把弘扬雷锋精神、传承雷锋文化作为退休后的职责,用雷锋的真善美抑制社会上的假恶丑。我想,退休不是人生的终点,而是焕发“第二青春”的起点,人可以退休,但革命意志不能退,党员的责任和义务不能退,学雷锋为人民服务的热情不能退;职务可到头,奉献无尽头,工作有奔头,甘愿当个娃娃头;自己不求经商发财,但愿后辈健康成才。所以,我没有走经商的“热门” ,却走了关心教育一代的“冷门”,担任起南京市志愿者协会副会长、溧水县关工委副主任等,以更大的热情投入到关心下一代的工作中,用雷锋精神培育“四有”新人。

我接受的第一份聘书是担任县“关协”副主席。我接到聘书后,如同在部队接到战斗命令一样,及时报到,立即开展工作。我常讲:高薪聘不动,学校通知就“出动”。为了不负众望,我从调查入手,到中小学校去了解师生对雷锋精神的认识。针对师生中的现实思想问题,结合雷锋成长的经历和我自己成长的过程与当代青少年的思想实际,写成了理想、人生、事业、奉献等80多万字的讲稿,向青少年宣讲。

1987年,县“关协”组织“五老”讲师团,我积极带领10名宣讲人员深入到全县中小学校作报告38场,听众达3万多人。我还多次邀请王遐方、韦昌进等英模到学校、工厂作报告,和青少年探讨人生的价值。为了让青少年学生假期生活充实,县关工委举办了20余次中小学生科技夏令营活动。每次我都担任营长或教导员,带领营员赴苏州、无锡等外地活动,并自费买了照相机、录音机,一路上为他们服务,丰富了活动内容。为了增强学生的国防意识,我积极建议并多次与县人武部和驻军部队联系,在县中学组织军训活动,并亲自担任教员,在训练场上和学生一起摸爬滚打。我用自己几十年部队生活经历和学习雷锋的体会教育学生,帮助他们树立正确的世界观、人生观、价值观。20多年全县共举办32期军训,参训学生2万多人。

退休后,邀我作报告的单位越来越多,我从不推辞,风雨无阻,准时到会,有时身体有病也支撑着,从不改变日程安排。1989年3月2日,我冒雨骑车赶到距县城十多里远的东庐中学,穿着淋湿的衣服,作了两场报告。傍晚返回途中,我晕倒在路旁,幸亏被好心人送进医院。老伴心疼地说:“你只知道学雷锋,连自己的老命都不顾了。”我说:“我的血管里流着人民的血,活着就要为人民,为了培育新人,舍命也值得拼啊!” 类似的事不止一次。2002年5月23日,经医生确诊,我急需做右肾切除术,家属已在手术单上签了字。我打着点滴,准备第二天上手术台时,突然想起驻浦口空军机务训练团,邀我去作报告的日子就在当天,就不顾家人和医生劝阻,拔下吊针,让女婿搀扶着乘车赶到部队,硬撑着虚弱的身体作完报告,汗水已经湿透了衣背,我两腿发软,未走出营院大门就瘫坐在地上。1994年6月,91岁的老母亲生命垂危,已9天不能进食,我心里清楚,老人很快就要“走”了。到今天我还清楚地记得,在黑暗的旧社会,寒冬腊月饥寒交迫,母亲背着我逃荒要饭,宁可不吃不喝也要省一口饭给我吃;晚上蹲在破庙里,母亲将我搂在怀中相依为命。作为老人唯一的儿子,我理应在家为母亲守终尽孝。但恰巧此时,无锡市关工委邀我去作报告。为了不让孩子们失望,我还是下决心去,当我和母亲告别时,老人眼泪汪汪,抓住我的双手久久不愿放下。我含泪毅然乘公共汽车赶到无锡市,每天跑5所学校,也满足不了师生的需要,喉咙都讲哑了,吃点止痛药,坚持讲了3天。当我急急匆匆赶回家时,母亲已与世长辞了。乡亲们都围上来对我说:“你怎么到现在才回来?老人是喊着你的名字走的啊!”我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内疚和悲痛之情,跪在母亲遗体前,失声痛哭,但无怨无悔。只有把真善美播种在孩子们的心田,我们的未来才会充滿希望,人间的真情才会永驻。老伴为协助我经常背着雷锋图片和书画作品,被誉为“雷锋纪念馆”,到外地宣传雷锋精神,而劳累过度。于2012年3月13日,在途中突发脑溢血,被路人送到医院抢救,手术后严重中风,经四年多治疗, 花了几十万元,现还瘫痪在家,我仍坚持“在外讲雷锋,在家当护工” ,宣讲和办展250多場次。 

对那些失足青少年,我更是倾注了满腔心血。青年小张,父亲早逝,母亲改嫁,无人管教,在社会上沾染上了一些恶习,两次被劳教,一直抱着 “破罐子破摔”的态度。1990年春节,带着《雷锋的故事》和年糕等食品,冒着风雪跑到百余里外的大连山劳教所,和他谈心,以诚相待。小张进步很快,提前半年解教。回家后,他在社会、家庭的双重压力下,思想上曾一度出现反复,我就千方百计地为他找住房,及时送去钱、物和食品,解决生活上的实际困难;又跑了20多家单位为他安置工作,还为他介绍对象、操办婚事。小张含着眼泪激动地对大家说:“赵伯伯像严父慈母一样地挽救我、关心疼爱我,我一定好好做人,报答他的恩情。”后来,小张在厂里当了班长,被评为先进。我还担任了省少年管教所、金陵监狱等10多个单位的政治辅导员,主动配合“两劳”单位开展帮教活动,先后应邀到句容湾山农场、高淳花山农场、县看守所等单位为24000多名“两劳”人员及84名在押犯作报告,宣传雷锋精神,用真情感化他们,促进 100余名“两劳”人员获得提前释放。

30年来,我先后担任180多所大中小学校的校外辅导员,80多家机关、企业及部队基层单位的思想教育顾问,并成为南京市思想道德教育讲师团和全国学雷锋报告团成员,先后在省内外作报告2700多场,听众达130多万人次。我外出作报告,不要接送,不要吃请,不要报酬,相反每年还拿出自己近三分之一的工资,给孩子们写信、打电话、寄书和开支差旅费等。我省吃俭用,自费购买了《雷锋日记》《雷锋的故事》和其它政治书籍9200多册,雷锋照片60000多张,雷锋纪念章9000多枚,书画作品400多幅,印发讲稿和论文70000多份,赠送给青少年。给学生和军人等回信6000余封;在家接待来访者1300多人次,被誉为“家庭雷锋文化馆”;为贫困生献爱心20多万元。溧水县中学生张文斌家庭经济困难,跟着爷爷住在实验小学传达室内读书,我发现后,不仅给他经济帮助,还鼓励他学习雷锋艰苦朴素的生活作风,用雷锋的钉子精神刻苦学习。他品学兼优,考取了清华大学。一次我出差到东北,途中专程到北京去看他,彻夜谈心,勉励他一生一世学雷锋,无论走到哪里,都要像雷锋那样,做一颗永不生锈的螺丝钉。第二天临走时,又给他留下200元钱。张文斌在清华大学毕业后,又到日本、英国留学,每次回家都来看望我,亲切地喊我“爸爸” 。 我还热心帮助外来务工人员解决困难,鼓励安徽青年齐玉勤学雷锋、当好人、做好事,促其被溧水区评为道德模范。

 我用雷锋精神教育别人,也用雷锋精神激励自己。溧水县城有对老夫妻,两人都是退休教师,丈夫龚齐淦摔伤在家几年了,生活不能自理;老伴体弱多病,4个儿子又都在国外留学,身边无人照顾。我担任县武警中队政治思想辅导员时,就动员战士们成立了“学雷锋帮扶小组”。我带领这个小组6年如一日,精心护理两位老人,帮助买米、买菜、理发、洗澡、端屎倒尿,陪伴治病,一切都包下来了。1992年夏天,老人的房屋漏雨,我带领战士们顶着烈日大干了3天,把屋顶全部翻新。老夫妻俩非常感动,称赞说:“老雷锋带领新雷锋,新人新风层出不穷。”他们的4个儿子还分别从国外来信感谢我们,并表示一定早日学成回来报效祖国。

为弘扬雷锋精神,传承中华民族优秀文化,我变个人珍藏为众人的精神食粮,自费装裱了800多帧中央和省市领导、将军、名人、名家等颂扬雷锋精神的书画作品和雷锋图片,并出版珍藏书画集选3000册,无偿为社会服务。自2008年以来,我应邀在北京、上海、江苏、浙江、安徽、山东、湖南、湖北等地展出50多场,观众达12万多人次,还协助杭州、南京创办了雷锋文化馆。现珍藏2000多幅书画作品以及我和雷锋的许多资料,有人出资千万元收藏我不干,决心全部捐赠给溧水人民,在南京大金山国防园共建“雷锋精神馆”和“百名将军碑林”,使其成为青少年德育教育的永久基地,受到社会好评。许多单位和个人纷纷赠送挂匾和锦旗,上面绣着“雷锋的挚友,活着的雷锋”“青年知音,雷锋楷模”。 我家里珍藏着7000多封来自全国各地以及国外的信件、书画和题词,来信的有李德生、邹家华、迟浩田、向守志、孙家正、韩啟德、韩培信等领导、将军、作家、教师、学生、战士、工人和农民,还有不少失足青少年,这对我是极大的鼓舞。我深深地懂得:人们对我的厚爱和热情,决不是因为本人有什么了不起,而是党中央学雷锋的号召深得人心。它体现了时代和社会的期盼,那就是学习雷锋不仅仅是做好事、做好人,更要学习雷锋精神的实质和精髓。

50多年来我学习雷锋最深刻的体会是:学雷锋重要的不仅是理论问题,而更是实践问题。要高在认识上,学在根本上,重在行动上,乐在奉献上,贵在坚持上。一句话:学雷锋要学根本,活着就要像雷锋那样做人。永远不忘党的恩、人民情。爱党,爱国,爱军,爱人民,爱社会主义。

我认为要使学雷锋活动深入扎实持久地开展下去,就要与时俱进,不断创新和发展。我坚信过去要学雷锋,现在还要学雷锋,将来更要学雷锋,要让雷锋精神永放光芒!我已80多岁,4次負伤,做过3次大的手术,卸掉胆、肾重要“零件” ,虽满头银发,疾病缠身,但满怀信心,很想活到100岁,把雷锋精神宣传到更多的学校、军营、企业、社区,使雷锋精神遍及每个角落,让雷锋精神在时代的土壤里生根发芽,开花结果。为实现中国梦有一分热发一分光!

编辑 滕桂钧

0

评论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