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要导航

关心下一代周报

当前位置 江苏少年网 > 正文

那一巴掌

日期:2018-01-30 浏览:276来源:

那一巴掌

淮安 杨春云


    16岁那年,我考入了县高中,是乡里唯一考上县中的学生。父亲在建筑工地打工摔残了腿,不能出去打工了,就靠母亲种地和农闲时到县城打零工的微薄收入维持全家的生活,学费都是乡亲帮着出的。

    乍来县城,我看到城里的同学穿得光鲜亮丽,吃着五花八门的零食,还玩着新奇的玩具,羡慕不已,同时也充满了自卑,恨自己为什么没生在城里。有一次,同学带我去了网吧,从没接触过电脑的我突然进入另外一个世界,毫无抵抗力地迅速沦陷了,欲罢不能。哪天不去拼杀两个小时就根本静不下心来上课,也无法入睡,成绩降到班级下游。

    迷恋上网络游戏,那点生活费就捉襟见肘了,我隔一周就会打电话让母亲送钱来。每次看到母亲,都觉得她比上一次又消瘦苍老了些,心里充满了愧疚。可是,当我进入那个虚拟世界时,我就会将现实生活中的一切苦恼抛到了脑后。

    某天,我又计划着晚上溜出去打游戏,一摸口袋,只剩下几个钢镚了。打电话给母亲,母亲让我下午课外活动时到学校后面的巷口等她。

    下午,我刚走到巷口就听见一片吵闹声,母亲怯懦地声音:“这明明是我先看到的。”“你这个疯婆子,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地盘?你也敢跟我抢?”一个凶神恶煞的声音。我探出头去,刚好看到母亲和一个中年男人争夺一个大纸箱,我冲上去,想帮母亲抢回纸箱。“啪”,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母亲的脸颊上,母亲捂住脸站在原地,完全被打懵了,那人趁机抢了纸箱,转身跑了。

    我顿时觉得浑身的血全部涌到了脸上,那巴掌好像打在我脸上,火辣辣地烫。我想追上去揍那人,母亲一把拽住我:“不要和他抢了,惹恼他,以后我就不能在这片捡废品了。”“谁让你拾垃圾的,让我同学看到,丢死人了!”我气愤地呵斥母亲。“你最近生活费都不够,我怕你营养不良,卖点废品补贴一下。”母亲嗫嚅着低声下气地说。看着母亲噙着眼泪站在寒风中,灰白的头发在凌乱飞舞,我突然抽了自己一个嘴巴,掉头就跑,母亲在身后大声喊我,我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那晚我没有去教室上自习,一个人在操场角落里哭到宿舍熄灯。从此以后,我像变了一个人,早早起来背英语单词、上课认真听讲、课后大量做习题,夜晚教室和宿舍都熄灯了,我还在走廊里看书;课余我到处去捡同学们扔掉的饮料瓶、空纸盒、废旧书本去卖,全然不顾同学们异样的目光。自那以后,我再也没去过一次网吧。母亲挨的那巴掌在我心中隐隐作疼,让我无法释怀。

    我成为县里的高考状元,考上了南京大学,县里奖励了我一万元。在高考优秀学子报告会上,我作为学生代表发言,讲述了那一段经历,我看见台下好多人都在抹眼泪。我在发言的最后说:“母亲挨的那巴掌,打醒了那个懵懂无知的我,让我屈辱万分,也懂得了感恩。我希望寒门学子不要如我一样走弯路,要知道改变家庭命运的重担就在我们肩上!”



0个赞
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

评论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