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要导航

关心下一代周报

当前位置 江苏少年网 > 正文

真戏子自风流——读《梨园幽韵》有感 江苏省海门中学高三(5)班 徐子舒

日期:2017-08-28 浏览:597来源:

真戏子自风流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——读《梨园幽韵》有感

江苏省海门中学高三(5)班      徐子舒

      ​泡泡珠晃,粉墨登场的,是生旦净丑唱念做打。一杆大枪流光飞曳,尽情唱若江河奔放满宫满调,用丹田气唱气口险中见长,战“大锤”腾挪疾利……梨园里,老板辈出,英俊杰出,真戏子自风流!

        ​轻轻掩卷,从台下一片掌声雷动中抽身,那远去的幽幽梨园,如此清晰地映在脑海,戏子的人生百态,亦是那段不老的岁月……

        ​戏子苦。九年科班方可亮相。其中的冬练三九,夏练三伏,那“冻不死的花衫,热不死的花脸”之说,从何而来?科班不养无用人,懒了上鞭子,绑沙袋练腿劲,提砖练肩……穷人家的孩子卖给师傅学戏,失去亲情当徒,那是怎样一番彻骨寒啊!荀慧生便是典型代表。人家名旦的光辉岂是如此得来的!

        ​戏子委屈。封建时代,对以优伶为职业者是瞧不起的。为限制这般人溷入仕途,不准其考试,违者处罚甚严。德珺如票友下海革籍,汪笑侬唱戏罢官……而程长庚因恪守班规竟被有钱人锁柱看戏。梅兰芳名噪一时却安全无保,舞台被炸。他们凭本事吃饭,满怀对艺术的热忱,惹了谁了?给观众如此快乐,为什么还有“杨月楼诱拐”、“陈伯华乡下躲祸”、“常香玉化妆脱险”?

        ​戏子有骨气。优伶虽为社会底层人物,却也不乏铮铮傲骨。刘赶三借艺传谏,寓讽于戏,为光绪争得看戏位。金少山装病全节,梅兰芳蓄须罢演,周信芳收容共产党……大敌当前,民族将沦陷,作为炎黄子孙,纵使戏子也有民族气节,地位再卑微骨头也绝不软,我的灵魂乃台上王侯将相,侮辱不得!

戏子英俊杰出,自风流。下至平民百姓,上至皇亲国戚,戏子的魅力早已随了国粹流入国人血液。即使等级再森严,总有韦阿宝要嫁杨月楼,总有德珺如弃爵从艺,京城载涛成“龙票”。余三胜一连唱七十四个“我如比……”。那出“打棍出箱”、“游龙戏凤”,那时南麒北马同登台,真乃五官与心灵的盛宴,戏子们以自己的努力与天赋演活了戏中人,举手投足间风流倜傥,令人折服。行行出状元,戏子更是人才辈出,红遍大江南北,炮火连天中给百姓带来稍许放松与慰藉……

    ​    ​白墙满漶,岁月淌过了朱红漆落。那“咿咿呀呀”的梨园,不知何时已失散在记忆的尽头。那时的京韵味儿,如今在北京也很难听到了。西皮散板,京韵大鼓……当代人早已陌生,但那段烽火岁月里伴随国人的梨园却绝不能为历史所遗忘。那个个活生生的戏子,用自己的青春与汗水诠释了国粹的艺术之美,给了苦难中的人们以视觉享受。他们的生活充满酸甜苦辣,但他们一如舞台上光鲜,他们是有血有肉的真戏子,他们自风流!

    ​点评:作者对戏剧有一定的研究,能把握住一腔一调所抒发出的情感,这对写作也会起到促进作用!

指导老师:樊绣宇

(编辑:齐超)

0个赞
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

评论(0)